快三计划,快三在线全天计划网,快三在线和值计划网站

飞来的纸条

小木头 快三计划 9℃ 0评论

飞来的纸条 那年,我上初二。

我生性玩劣,即便上了初中,也没改掉在小学养成的习惯————不把学习当回事。可以说,除了班主任的课和数学老师的课外,其他课我都旷过。每天混着摊子,浪费着青春,脑子里从未有过一丝“上进”的念头。学习成绩自然不好,50多名学生,一般在30开外,属于让老师不喜欢又不能时常训打的那种。

由于父亲在外地工作,从小少管教我。加之母亲在生了三个哥哥后才生的我,对我的溺爱与放纵就自然免不了。因此,我基本不听母亲的话,更不会听三个哥哥的话。心理的这份天然优势造了我的任性与放荡,经常嘻嘻哈哈,疯疯癫癫,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,更没有一点文雅气气。

我对念书是没有一点兴趣的。仿佛上学是在湿木上钻燧取火,根本生不起一丝白烟来。可这学还得上,一是“形势”所需。因为学校至少是一个经管孩子的地方,自己年龄还小,出来社会上真没适合我干的活儿;二是母亲所逼。仿佛我上不完初中,拿不下这张“文凭”,就是她的一块心病。恨铁不成钢的母亲曾说:“不管怎样,你一定得给我把初中念完,别再给我出什么乱子,像小学一样让老师找上门来……”

我们的政治老师姓刘,五十多岁,身体不怎好,头也光秃得没几根头发。就是一双眼睛大而有神,有时能笑成一条缝,有时能瞪成两铜铃,而且往往能在笑声中戛然而止,仿佛根本没有过渡,便可一本正经。他好像有些愤世嫉俗,也有些放荡不羁,让人感觉他怀才不遇,不为世之所重。他对我们也是时而严管三日,时而放任两天。

那天早晨是刘老师的课。记得当时刘老师给我们第一次讲《法律常识》(初二课已经完,提前上初三的课),讲得正兴致勃勃,眉飞色舞。让同学们将来千万不要触法律的这条底线,国家机器是不讲情面的,而且是一辈子的悔恨……讲得入情入理,算是一个成功的开场白,至少是让我能听进去的一堂讲解。我听得算是认真,他也不时地盯着后排的同学看————可能他也想趁此机会奉劝我们这些坏同学,希望能改邪归正,走上正道。他讲得语重心长,使我有些感慨与动心……

忽然一个纸条横空而来,“啪”的一声横躺在我的桌前。刘老师瞬时觉得太伤他的心情了,为了你们的好,苦口婆心地奉劝你们,你们却在这时候跳出来捣乱,也真是“山羊羔子跳门槛————不识高低”,太不给面子、太不识人情世故。平时也就算了,“今夕何夕”,是第一天上新课啊!

只见刘老师大喝一声:“木花花,起立!说,怎回事了?”

于是同学们把目光像探照灯似的齐刷刷投向我。我惊恐地站起来,急忙说:“刘老师,不知道!”

“你说不知道?怎么纸条会摔在你的桌子上了?”刘老师说得比较严厉。接着让我的同桌把那个纸条给他递上去。

“放学后,下面的树林里等你!”刘老师读着纸条,怒目而视,直盯着我。“还在狡辩?真不知羞耻,那个男子孩子捣了眼窝跟你去约会!”

我觉得很冤枉,坚持说:“这纸条根本不是给我的!”

“那你说是给谁的了?你说不出吧?真不要脸!”

“您这是在侮辱人格,就不是给我的!”我有些高声叫喊,没有一点示弱。

孰不知,这时刘老师环眼直坚,怒发冲冠:“我还要侮辱你人了,你是个什么东西了,女孩子还有个女孩子旳样样了么!”说着来我座位前,大声叫到:“你还顶嘴了!”,接着,“啪,啪”就给了我两耳光。

打得我眼冒金星,晃晃悠悠,我一气之下,冲出教室。还直叫着:“就不是给我的,就不是给我的……”

我捂看脸,哭叫着,跑出校园,后面有两个男孩追着————大概刘老师让同学把我撵回来的,也害怕出什么事了吧。

我气喘吁吁,满怀着愤怒、羞愧与伤心,真想远离这个没有一点公平的地方,脑子里一片茫然,一片懵懂。可是一到街上,刚冲上马路,就被迎面而来的一辆三轮车撞飞,一下子没了知觉……

二十多天过后我才醒来的。断了三根肋骨,右腿严重骨折,后脑勺还缝了几针。更要命的是不会说话了,掌管语言的神经中枢出了问题。我只是舌头在嘴打转,一句也说不成。越着急要说,越是说不出,咿咿呀呀地完全像一个哑巴似的。心情自然坏到了极点,一方面要忍受身体本身的不适与治疗带来的难受,另一方面要煎熬从正常人变成“残疾人”的这份心理落差,我一时变得不可理喻。对什么都烦,对什么都发脾气,感觉人生此时已进入了痛苦的黑洞,无尽地挣扎,无情的宣泄,时而歇斯底里,时而悄无声息……

后来,学校领导和同学们都来看过我,刘老师也和母亲道了歉。这事就这样过去了————一方面父母厚道,没找学校什么麻烦,认为总是我不走正道,才有老师的训打;另一方面,那时社会对老师品德与学生自己的“维权”还没有宣扬得大张旗鼓,人们对老师的尊敬度比现在要高许多。因此在社会上也没掀起一点波澜,好像大家都认为很自然的事,老师是有些过激,但训打是百分之百的正确————至少在母亲这样看来。

然而,对于我,却影响了一生。记得我坐在医院的轮椅上,感受生死瞬间的可能,体味着人世的悲欢,反刍着这段生命里的得失。我开始第一次审视自己,审视这个世界,痛苦着,挣扎着,思考着。反观自己,一种“不学好”的负罪感让我泣涕涟涟,觉得对不起每日劳累的父母,对不起谆谆教诲的老师;直面现实,觉得自己是生活的累赘,是家庭的拖累,是班级的拖累,总让别人不省心、不放心;遥看将来,却看不到一点光明,没有前途,没有人生,别人为何鲜花满地,而自己却荆棘丛生……

在这期间,

  母亲不知和我谈了多少次心,仿佛一生中只有这时我才有机会聆听似的,她讲得心平气和,我听得规规矩矩。她点醒我,鼓励着我,启发着我。我这才发现,我一惯“看不起”的母亲,竟然有那么多的人生感悟,那么多的生活经验。怪只怪以前总是秋风过耳,总觉得他们“迂腐”,他们是被时代out了的存在……一次,听着母亲句句走心的话,我一时竟哽咽起来,抱着母亲单薄的肩膀不能自已。母亲抚慰着我的脊背,我仿佛又回到了儿时的怀抱,一种久违的母子连心的暖流周遍了全身……

“这个世界啊,自己不往前爬,别人是怎也扶不起你的;自己没干成个眉眼,总会被别人看不起;这个世界也公平也不公平,也复杂也简单……”母亲这些话,多少年后,竟也成了我教育孩子的蓝本。

后来,我终于康复了,虽然说话至今都不利索。我从初三留级到了初一,重新开始我的初中生涯……我终于当上了好学生,终于摘掉了坏学生的帽子,也终于考上了大学,尽管我总是班里的大姐大。

可至今,我真还不知道,那个纸条究竟是谁写给谁的。

转载请注明:快三计划 » 飞来的纸条

喜欢 (0)or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