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三计划,快三在线全天计划网,快三在线和值计划网站

眼光十二度

小木头 快三计划 20℃ 0评论

  眼光十二度 住在莫林小镇的西朗昨天刚过了自己十二岁的生日,奶奶为了给西朗买一块蛋糕,拖着六十岁的抱病身体硬是一步步走了十五公里山路,才走到隔壁镇的市集上如愿买到了一块蛋糕。

奶奶刚到市集上时,不怎么出门的她竟然有些晕头转向。她放下手上满是泥土的手杖,找了一块稍微干净些的空地坐了下来。她的嘴里喘着粗气,后背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一大片。

这次,奶奶铁定了要给西朗这个孩子一个惊喜。西朗是她从一个襁褓婴儿拉扯大的,转眼就是十二年的时间过去了。

十三年前,一条由出外打工的同乡人老李带回的消息彻底击垮了这个家庭,西朗的爸妈在一家工厂里由于一场火灾,双双遇难。从此,这个家庭只剩下奶奶和西朗两人相依为命了。

西朗似乎天生就是个忧郁的孩子,他不怎么爱说话,也没有朋友,他唯一的乐趣就是跟家里的那条小黄狗一起玩耍。小黄狗摇晃着尾巴,不停地讨好西朗。

西朗摸了摸小黄狗的头,说:“小黄,你知道奶奶去了哪里吗?”小黄狗继续摇着尾巴,似乎没有听懂他的话。西朗的心中有些忐忑不安,因为他从今天早上醒来时就没看见奶奶。她和奶奶很亲,也喜欢黏着奶奶。

西朗拿起扫帚像往常一样清扫一遍几间屋子,屋里里空荡荡的,只有一张老旧的木桌、一条断腿的长凳、一张竹椅和几个空空的背篼。

左边里屋是奶奶的卧室,一床棉被缝满了补丁,蚊帐由于年代久远,颜色有些发黄。屋里的光线有些灰暗,从正面的那扇小窗涌进来的阳光有限。紧挨床头的是一个小木柜,这是当年奶奶的嫁妆之一,奶奶几乎把所有重要物品都放进了小木柜……

平时,奶奶打开小木柜时总是神神秘秘的,也不让西朗在一旁看。在这个清贫的家里,西朗唯一不熟悉的就是这个小木柜。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慢慢走近了小木柜,他把手放在小柜子的门把手上,心里又觉得有些不妥,他害怕奶奶生气骂他。想到这里,他的手像触电般的快速伸了回来。

西朗刚走出两步,心里又升起无限好奇。他转身,有些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小柜子。他以为里面奶奶藏了好吃的薄荷糖,或者是藏了什么零食什么的?

小柜子里有一个生锈的铁盒子,西朗曾见过,盒子里有针线包,大小不一的纽扣,几条完好的拉链,还有一个个顶针。西朗打开铁盒子,毫不犹豫的拿起顶针戴在了拇指上。他觉得好玩,因为以前奶奶不给她玩,奶奶怕西朗弄丢了。西朗不知道的是,这个顶针是谢世多年的爷爷在年轻时送给奶奶的,奶奶看得无比重要。

铁盒子旁边是一件奶奶当年出嫁时的衣服,看起来很新,保存的很完好。奶奶这辈子只穿了一次,就是在出嫁那天。

小柜子的下一排是三个已经拆开的信封,一个信封里面放着十几张面额不同的纸币,几乎是这个家所有的财富;另一个信封里面是是一些爷爷当年写给奶奶的情书,西朗看了两句觉得头皮发麻,也就没有再看下去了;最后一个信封里放着两张老相片,一张是爷爷奶奶结婚时拍的,一张是爸爸妈妈抱着还只是小婴儿的西朗拍的,相片有些掉色,但是依然较为清晰。

拿着两张相片,西朗有些伤心,他在想:为什么爸爸妈妈就不能留在这个世界上好好照顾我呢?西朗他羡慕别的孩子都有爸爸妈妈的疼爱,而他只有奶奶。想到这里,这些年来心中的委屈都喷涌而出,他的眼眶溢出了泪水。

西朗把信封放了回去,尽可能的恢复到原来的样子,他关上了小木柜。他突然想起厨房的水缸里已经没了水,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:趁奶奶不在,这次他要挑水。奶奶常说西朗正在长身体,怕干重活压坏了身子,死活不让西朗挑水。

担起小木桶,西朗的飞快的小跑了起来,他的心里是开心的,他终于可以为奶奶分担一些事情了。他暗暗下定决心,从今天起,他要成为这个家的顶梁柱,他要从奶奶的肩上接过这个家的重担。

小黄狗跟在西朗身后,它似乎也感受到了西朗的开心,蹦蹦跳跳的。几分钟后,西朗来到一口水井旁,他把木桶放下,装满了水,接着又是第二个木桶。

扁担压在西朗的肩上有些作痛,火辣辣的痛。他不得不缩着颈子,五六十斤的重量压得他的身子伸不直,他弓着背,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。他咬牙忍着,作为家中唯一的男人,怎么可以这么没用呢?

没走多远,西朗的额头已经有了汗珠。西朗停了下来,他缓了缓,嘴里大口喘着粗气。

西朗用衣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他又挑起了那两个笨重的水桶。他幻想着奶奶回来后一定会好好夸赞他一番,他辛苦并快乐着。反复来回五趟,西朗终于把水缸装满了水。在他的印象中,这口水缸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像今天这样满过了。西朗看着水缸,心里乐滋滋的。

西朗其实累坏了,他本来就很瘦弱,一头短发,脸上自带忧伤。远远看去,西朗就像一根竹竿。他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,肩膀有些红肿,他终于体会到了奶奶这些年来的不容易了。

西朗坐在门口的竹椅上,不停地用手抚摸着小黄狗。小黄狗除了摇尾巴以示讨好外,还用舌头舔着西朗的手。天空晴朗,此时的阳光冷冷的,只有十二度。

西朗被远处觅食的几只大白鹅吸引了注意力,这几只大白鹅都是西朗一手养大的。以前有十几只的,因为奶奶看病,前些日子不得不卖掉了五只。大白鹅很听话,一听到西朗的呼唤声就飞奔了过来。大白鹅伸直了脖子,围着西朗鸣叫着讨要食物。

西朗抱起一只大白鹅,大白鹅有些抵触的拍打翅膀想挣脱,西朗只好随它。西朗想起附近有一块草地,可以带大白鹅去那里吃吃草。大白鹅的主要食物就是嫩草,因为家中的粮食有限。

一群大白鹅和一只小黄狗跟在西朗身后,西朗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昨天生日时奶奶拿出蛋糕的那刻。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吃蛋糕,以往每年奶奶都是给西朗煮上两个土鸡蛋。西朗他不喜欢吃土鸡蛋,他觉得味道有些腥味,可是为了让奶奶开心,他每次都装出一副很喜欢吃的样子。

到了那片草地后,大白鹅像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,欢快的吃了起来。西朗拔起一根野草,直接叼在嘴里。小黄狗躺在他身旁,周遭除了大白鹅吃草的声音外,只有几声稀稀疏疏的鸟叫声从树上传来。

待到快中午时,同村的小童正好路过,小童梳着两个小辫子,脸上总是挂着几丝微笑,身上穿着一件花棉袄,活泼又可爱。小童看见西朗后,高兴喊道:“西朗,西朗,下午我们去松树林捡松果吧!”

西朗很想答应的,可是他下午还要照顾大白鹅,还要负责猪圈里两头小猪的猪食。他看了看小童,他的脸有些发红,那种年少的青涩让他对小童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好感。西朗想了想,还是答应了。

两人约定好碰面时间后,小童就走了。看着小童的背影,西朗觉得小童是一个会发光发热的小太阳,而他自己却是一个冷冰冰的月亮。可能是因为太冷的缘故,他想靠近太阳。他不希冀阳光有多么温暖,他只需要他所渴望的阳光十二度。

空地上的嫩草几乎被大白鹅一扫而光,吃饱的大白鹅都懒散的躺在地上睡了起来。远处的屋舍飘着袅袅炊烟,西朗估算到奶奶快回家了,他吹着口哨,领着小黄狗和一群大白鹅往回赶。

回到家一看,奶奶果然已经回家了,正在忙着做饭。西朗满心欢喜,等着奶奶夸赞。奶奶一看见西朗,就放下手中的活计说:“西朗,奶奶知道你长大了,也懂事了,你还小,正在长身体,奶奶怕你压坏了身子,以后落下什么病根?”

西朗不假思索的说:“奶奶,我身子骨可好着啦!”奶奶摸了摸西朗的头:“傻孩子。”

西朗赶忙坐在土灶前添加柴草,控制火势。奶奶熟练的忙活着,不时看一眼西朗,西朗也偶尔偷瞄一眼奶奶。西朗发现奶奶老了,头发花白,背也有些佝偻,动作也不如几年前麻利了。

西朗抬起头,支支吾吾的说:“奶奶,小童约我下午去松树林捡松果。”

奶奶侧过头来看了一眼西朗,说:“小童,是不是张阿姨家那个小童啊?”

西朗点了点头。奶奶笑了笑说:“那个小丫头聪明伶俐,讨人喜欢,你下午和她去玩吧!”

奶奶对西朗太了解了,西朗几乎没有朋友,有人找西朗玩,她自然是要答应的。

吃完饭后,小童已经在屋外等他了。西朗收拾好碗筷后,就提着小篮子去了松树林。松树林很大一片,粗略估计大约有一千二百棵松树。

来松树林的路上,西朗说的话加起来不超过三句。一到松树林,老实憨厚的西朗就认真捡起松果来,小童噗嗤一笑,说道:“呆子。”

不知道是小童声音太小,还是西朗装作没有听见。西朗弯下腰,捡到了第一个松果。他拿着捡到的松果满脸笑意的递给小童,说:“给你。”

小童从西朗手中接过松果,说:“西朗,先歇会儿,下午有的是时间捡松果。”

西朗坐在离小童有一米远的地上,小童佯怒道:“坐那么远,我又不会吃了你。”

松树林山风阵阵,吹得松针下落,像下着一场雨。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后,小童开口说:“西朗,我过几天就要去中山了,爸爸妈妈回来接我去那里念书。今天我约你出来捡松果是假,我是专门约你出来向你道歉的。”

西朗听后,他感觉空气的温度似乎又冷了不少。西朗西朗心中有些疑惑,问道:“道歉,道什么歉?”

“还记得三年前吗?那天你到我家玩,我冤枉你偷了我家的鸡蛋。这件事在我心里一直过不去,我觉得很愧疚,冤枉了你,希望你能原谅我。”

西朗笑笑,说道:“我还以为什么事?你不说我都快忘了。”两人相视一笑。

奶奶在里屋睡午觉,西朗坐在竹椅上,想着小童活泼可爱的样子。西朗的心里若有所失,落寞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许忧伤。

几天后,小童带着西朗送给她的那个松果跟着爸爸妈妈去了中山。从此,西朗再也没有见过小童。

几许冬日阳光温情洒下,只有十二度。

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于成都,竹鸿初

转载请注明:快三计划 » 眼光十二度

喜欢 (0)or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