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三计划,快三在线全天计划网,快三在线和值计划网站

地盘的歌声2

首页 快三计划 9℃ 0评论

地盘的歌声2 作者:姚先带

时间,夏天,下午六时

地点:建筑工地

建华、高雄、阿伟(都是建筑工人)

旁白:一扇临时的铁门一直通往建筑的通道,两边筑着水泥护墙,旁边也还堆放很多搭棚的钢条,还有一包包未开封的水泥,和一些其它工具杂物。

一连几天的炎热天气加暴晒,虽然此太阳已渐渐西沉,但工地上的余温仍然让人感到有一种闷热和不安。不远处的还时不时地传来了那些吊机的杂音。

突然间不知从那里飘来了几声非常优美动听的歌声。

这些声音夹杂在一起,好似有如一种交响乐曲。

建华:好熟悉的声音,好像是徐小凤唱的,人生何处不相逢。

高雄:对的,这首歌不单是徐小凤一人唱过,还有陈慧娴也唱过,

建华:我记得孙露也唱过这首歌曲。

高雄:随浪随风飘荡,随着一生里的浪。(唱歌!)

建华:喂!高雄你不要唱了,这里是地盘,建筑的地方,那里来什么浪啊!现在这么闷热,连风也没有一点点吹来,还唱,浪、浪、浪什么浪?

阿伟:走我们三个出街去透透风,顺便买点东西回来,今晚吃。(站起来,笑了。)

高雄:不我不想出去,我很累。只是想好好休息下,欣赏下徐小凤的名曲。

高雄:缘分随风飘荡,缘尽此生也守望,你我在凝望那一刹,心中有泪飘降。(唱歌)

建华:尽在这里对着我们这些男人老狗唱,什么缘尽此生也守望,心中有泪飘降,这些回去对自己的老婆唱才合适,好好叫她,纵是告别也要交出真心意吧!

阿伟:哈,你不懂,就不要乱说。(笑了!)

高雄:不要笑。谁人规定男人就不可以流泪的,男人也有七情六欲、也会有伤心的时候啊!

阿伟:哗!你这个东西厉害,好似很懂男人的心哦!,然后竖起大母子,高雄你是最棒的!大哥我佩服你。

建华:哎哟,笑死我了。阿伟,你真是个出格的家伙。哈哈,傻帽儿,呆瓜。刚才还说,人家什么缘尽也守望,心中有泪飘降,现在又五体投地,佩服人啦?

阿伟:不许笑,建华,你又懂得多少?你只是会盖房子,拆房子以及装修而已。男女之间的爱情,你又懂吗?三十几岁人了,还未拍个拖。(愤怒起来,拍下身上的灰尘)

建华:阿伟,你简直欺人太甚了,专揭人的伤巴,当心我狠狠地揍你。说着立即高举拳头。

高雄:好吧你俩是打起来的,我谁也不帮,只是做观众。

建华:心里很不是滋味,觉得不好好较量一场,实在有失男人的尊严。

(建华和阿伟你推我撞地打起来了,建华显然不是阿伟的对手,被猛然间推倒在地上。

高雄:某月某日也许再跟你共聚重拾往事,无柰重聚那天永远。(唱歌)

建华:这首歌词,让我想起了,我第一次离开父母到省城来,想找份工好好干的。明白到自己是出生在偏远山区长大的孩子,所以一来,是想到来省城见识见识,二来:想找份工作好好干,等到将来挣点钱回乡,算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。三年前的时候,我乘坐一班由乡村至省城的班车,车上载满很多客人,所以到站后,个个都争先推后地赶住下车然后取各自的行李。此刻,我取到行李后,匆忙地赶再去乘一趟公交车,这时我轻轻摸下自己的裤袋,发现钱包不见了,这些钱都是父母辛辛苦苦耕田种地得来的。想到自己来到省城,人生路不熟,身上又一文钱也没有,今后何处何从!想着想着,眼泪就不停地流下来。这时一个身材高高,身躯还算结实而且皮肤还带点黑色的,身上背着一袋行李,也是坐同一班车的,他走过来,问我,兄弟你这是干啥嘛?是被人打荷包吗?那个人就是阿伟。

(回忆对话重演)

阿伟:兄弟你这是干啥嘛?

建华:我被人打荷包了!

阿伟:快快擦干眼泪,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打荷包是吧!我猜应该是刚才人多拥挤的时候吧!(递纸巾)

建华:是吗?我第一次出省城,不知会遇到这样的事情。

阿伟:那些惯偷专门是注意你们这些从山里出来的人。

建华:怎么办,钱没了,怎么找工作!

阿伟:这样吧!你跟着我走,包你有工做,又会挣到钱。

建华:兄弟你这样好心,请问你叫什么名字、又是干什工作?

阿伟:兄弟我也是农村出来的,我名字是叫阿伟,是干建筑这行的。

建华:什么叫建筑?

阿伟:建筑就是盖高楼大厦的。

建华:哦!原来如此,我们农村叫盖房子的。

阿伟:建筑包含了盖房子!也可以盖办公楼等等!

建华:我一眼看过去,所有这些地方,都是你们建筑工作建的,建筑工人真伟大,我很想跟跟你一起工作,向你学习,怎么盖房子,等我以后学会了,回来家盖房子去咯!

阿伟:我看到了,你渴望的眼神,那么大家一起努力。我带你去吃饭吧!你没钱,我请客,以后你出粮了,请回我!

建华:嗯。

阿伟:兄弟,你还记得。

建华:兄弟,是我错了!那时候,你知道我很你不容易,还给我推荐工作,还请我去吃饭了,那时候,我问你,为什么对我那么好?你说五湖四海皆兄弟,拿出心来对待人,某月某日也许再跟你共聚重拾往事。

阿伟:是啊!我也记得,那时候我看到你很渴望工作,还说建筑工人很伟大。还说想跟我一起工作,向我学习,怎么盖房子。

高雄:我们兄弟一场,你们还记得半年前吗?我发烧了,你们背我去医院。

建华:那时候,我们几个因为当天领了工资,而且那天又是过节!所以觉得很开心!当晚半夜,高雄发高烧,烧的非常厉害,一派胡言乱说一通,隔离床的阿伟被他吵醒了,之后我也醒了。

(回忆对话重演)

阿伟:高雄你说什么,为什么深夜还在这里胡言乱语?高雄,额头很烫,估计发烧了。

建华:我们赶紧叫车送他去医院吧!

阿伟:现在深夜很难叫车的,我们都是背他到医院吧!

建华:一起将高雄背到医院,然后医生帮他打点滴吧!

阿伟假装医生:去到的时候,我模仿那时候医生说的话,多得你们两及时带他来,烧的那么厉害四十多度。你们两不要走开,看住病人,点滴打完后,是否会退?

建华:那时候,我们守在高雄身旁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,直到了天朦朦光。

阿伟:那时候,高雄一起来,一脸懵了。

高雄:多谢兄弟俩的关爱,您们的大恩大德,兄弟我没齿难忘!

建华:我们都是兄弟。

阿伟:嗯。

高雄:我知你俩不想打架的,只是一时火遮眼。今次我请你们去吃饭吧!为我们今生的相聚和友谊干杯!来吧!亲兄我们喝个痛快!不醉不归!(与阿伟高雄搭肩膀)

阿伟:走。

高雄:这些年一个人,风也过雨也走,建华有过泪有过错,还记得坚持什么,阿伟真爱过才会懂,终有梦终有你在心中。(一边走一边唱。)

高雄,建华,阿伟合唱:朋友一生一起走,那些日子不再有,一句话一辈子,一生情一杯酒,朋友不曾孤单过。

转载请注明:快三计划 » 地盘的歌声2

喜欢 (0)or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