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三计划,快三在线全天计划网,快三在线和值计划网站

我这个租用的老公

快三计划 快三计划 36℃ 0评论

  我这个租用的老公 (一)

在05年4月15号那天,我的老公提出了离婚。

我一脸惊愕地看着他,不是因为舍不得他,是因为没有料到他会提出离婚。我以为,我会哭出来,可是眼睛却没有涌出眼泪,只是瞪得大大的。我平复了心情以后,语气冷静地问他,“为什么呢?”

他歉疚地说,“我不爱你了,你变了。以前你是小鸟依人,但是你现在变得强势了,我也怕了你的脾气!”

我的身体微微一抖,难道这就是他的心里话吗?我变了我也不知道。再仔细想想,从他失业那天开始,我就得成了一家之主,家中的经济支柱,不得不变得强势。在公司里面,我是女强人,但上司的话我不得不听,只能屈服。回到家里面,看着那个不务正业,喝酒喝得不省人事的老公,我也不自禁地感到愤怒和委屈——别人嫁的老公那么好,有车有大屋,怎么我家里的那个却要我反养他?!然而,我把公司那里受的气也发泄在他身上,对他呼呼喝喝。他没有说话,只是定定地望着我,一声不响,二话不说地回到房间去。

从那天起,对他呼呼喝喝似乎成了习惯,因为我觉得这是自己应得的。可能就是这样,他厌倦了吧!

“好吧,离婚就离婚。反正我也不想再对着你。”我淡然地说道,简直不当离婚是一回事,也不觉得伤心难过,反而还变得轻松了许多,放下了一个大包袱似的。

“你……一点也不迟疑、不后悔吗?”他的声音明显地颤抖。

我冷笑道,“我可以怎样?我有资格去迟疑后悔吗?离婚是你提出的,我可以反对么?更何况,结婚是两个人的事,有一方不愿意了,都无法弥补。”

“好!好……”他软弱无力地说道,失魂落魄地回到房间去。

我也厌恶了他这种态度,那么懦弱的性格,也自顾自地洗澡去了。

这个晚上,我们是分房睡的。

(二)

过了几天,05年4月19号,我们去了离婚办事处签下了离婚协议书,办了手续后,负责我们的方案的尹律师带我们去会议室,问,“王先生,你跟你太太阮小姐离婚以后,你需要给阮小姐赡养费,你的经济能力允许你这样做吗?”

他听到后,明显是有点不好意思。也是的,他这些连自己都养不起的人,还能说养老婆么?看来我有点看不起他了。

“王先生?”尹律师不知趣地再次询问。

“呃……我……”他说话有点口吃,明显是不好意思说出口,只好用眼神向我求救。

我接触过他的眼神后,反了他一个白眼,然后嘲笑道,“不用了,我不需要,我可以自己养自己,更何况我不想跟这个人有任何来往。”当然,我的语气是夹杂了些讽刺。

“这样的啊……很少人会这样……”显然尹律师是有点不明白的。不过不明白也好,这些丑事不能向外传,让它成为别人的笑炳,一世也抹不开的污点。

经过一轮的询问和小手续后,一切都办好了。

出到离婚办事处的门口,王明辉想要跟我道谢,“刚才的事……麻烦你……”

我没有听完他的话,便打断了他的话,“不用谢了,我只想跟你断绝来往。”

“是的……”他明显是有点失落。

“我走了。”我僵硬地转过身,上了刚才招来的出租车。

回头看看他,只见他定格下来,望去已渐渐远去的出租车,露出不舍忧伤的表情。

忽然,我感到脸上湿湿的,麻麻癢癢的,用手一抹,抹出一手的眼泪。

我哭了。

也是的,这毕竟是五年的感情啊!由我20岁早婚开始嫁给他,直到今天25岁,要撑那么久可真不容易的,况且那时还小,年少无知,但仍守护至今,也算难得。记得那年读大学,我是校花他是校草,当然有不少仰慕者,但偏偏我只看上了他,他也很喜欢我,也不管双方父母的反对,就开始了交往。说起来离婚很简单,但买行起来还是会伤心。

看来与他经历了那么多,到现在离婚后,对他仍有一丝留恋的。

(三)

“小乔,你来不来同学的聚会啊?”今天早上,我的旧中学同学打电话过来,说邀请我去同学的聚会。

“咳咳……不好了,不去了,我有些感冒了,传染给你们就不好。”我尽量找藉口推搪。

“那我们去你家看看,探望一下你吧!顺道看看你的老公呢!”

老……老公?老公?!

“呃……我跟老公……”当我想说出“离婚”二字,却又把话吞下去了。因为我知道,若我告诉了他们这件事,他们一定在我背后指指点点的,偏偏我又是爱面子的人……还是拒绝了他们比较好。

“我……”

我还没把话说完,电话头那边的声音再度响起,“没问题的吧?就这样决定喽!就今晚7点,顺便吃个饭吧。”

“但是我……我没时间啊!”我又想办法推搪。

“……”

听旁边那头不响,我连忙喊道,“喂!”

“嘟!嘟……”

该死的,挂线了!那么该怎么办呢?

对了!王明辉!打电话给他吧!我马上按下他的电话号码,在按下拨号功能时,我却有点迟疑——难道直接跟他说,怕在同学面前丢脸而要他充当我的老公?但是若不是他,还可以有其他人选么?毕竟是夫妻一场,他应该会毫不介意地答应我的吧?

最终,我还是按下了拨号功能,打了电话给王明辉。

“喂?是乔乔吗?”那头的声音显然是有点惊喜。

“是的,阿辉。恩……我想你帮我一个忙,就是……充当我的……老公……”我越说越小声,吞吞吐吐地说道,显得我是心虚的。

“啊?呃……我想……我可以帮忙。”他先是惊讶后是害羞高兴。

“那……我会给你工资,时租100元。放心,我不会赖账。”我想到了他的经济状况,还是情不自禁地想拉他一把。

“哦……工资……你是这样想我的,对吗?”他有点失落。

“啊?不是哦!我的意思是……不想拖欠你而已。”我不知道刚才这样说,会伤了他的心。

“恩。”

“那好,我们今晚7点见。”

“我会准时到,再见了。”他挂线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我突然有点期待那一刻——今晚,7点。

(四)

时间很快就到,可我却觉得过了很久很久了。

在6点钟,我就开始了打扮,在选裙子的时候,左挑右选之下,我终于选了一条白色的晚装礼服——是低胸长裙,帶有玫瑰花花纹的银色幼皮带挂在高及腰的部位,增长了腿部缐条,显得高挑。在皮带中间,嵌镶了一颗白宝石,象征着高贵优雅。裙子是用优质的做丝绸的,还配襯了些蓝色的幼丝带,更加美丽。

“铃!铃……”门铃响了。

我听到后,忽然紧张起来,是王明辉吗?真的是他吗?我表情绷紧的走上前想开门,打开门,看到了那个让我朝思暮想的男人。

“额,你……”王明辉见到我的打扮,有点惊呆有点惊喜。

“怎么样了?不美丽吗?”我突然感到有点伤感。

“不是,好美好美!我以前也没有看过……你这样子……”他脸有点红了。

“是吗?谢谢!”我松了一口气,脸也有点红了,心也跳得很快。

就是这样,我们就陷入了尴尬的僵局。幸好,片刻后,门铃响了,我笑了笑,走出去开门。

打开门,又是一张张熟悉的脸孔,帶头的是菲菲,“乔乔,好久没见了,变漂亮了性感了。”

“菲菲!呵呵,谢谢啊。”我尴尬地笑了笑。

菲菲走到王明辉面前,神奇地说,“这就是你老公吗?好帅啊!”

语音刚落,菲菲身后的各位同学们也七嘴八舌地赞美起来——

“帅哥哦!”“金童玉女!”“乔乔好漂亮,她老公也很好。”……

之后,派对开始了——我们女的施展了浑身解数煮了一桌子的美食,还有聊天,抽奖等等,玩得开心不得了。忽然,大家一时哄起,拍烂手掌地要我和王明辉亲吻,我们也很是尴尬害羞,但在大家的“兴师动众”之下,我们还是吻了下去,那个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,我突然很想哭,好像是为寻找到遗失了的感觉而感动一样。

近深夜12点,大家也纷纷回家了。而我,喝酒喝得醉醺醺的我交由王明辉照顾了。

他很细心,他先让我坐在沙发上,用冰块敷在我的额头,我看着他的一举一动,忽然流下了热泪,泪水流到去耳根又顺着发丝落下,我慌忙地赶紧抹掉了它,免得王明辉看见。

最后,王明辉小心翼翼地把我轻轻放在床上,他热乎乎的气息喷到我的脖子上、耳根上,我心疼了,眼泪终于大颗大颗地落下,口里喃喃细语,“明辉,别走,别离开我……”

他没有说话,只是在叹气,轻轻地吻掉我的泪,可是我的泪就像永远也抹不掉。

“明辉?”我紧握住他的手。

他轻抚着我那因眼泪而湿了的发丝,叹惋地说,“我在。”

“我们结婚吧。好不好?”我还放不下他。

接着,我马上吻着他,反抱着他,我的泪珠滴在他的脸上,一滴、两滴、三滴……

他没有反抗,只是抱着我,轻轻地抹掉我的泪水。

我流着泪,望着他,只见他摇摇头,苦笑着,“对不起啊,乔乔,说实话,其实我还爱着你的,但是因为一个约定,我一定要娶了别的女孩。我不能爽约,只好……伤害你。”他低头,不敢直视我。

我以为他真的是不再爱我的,不过,原来……

他什么话也没有说,走了。我不知道,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。

—终—

又是一个三年后的春天了。

我来到王明辉的墓前,想起了三年前那个情景——

三年前,在他离开以后,我去找他,却找不到。好不容易才找到他的新地址,却没有他的身影。我慌了,我哭了,我在电话簿上找到他父母的电话号码,却换来一个令人心碎的答案——他前天因为血癌而去世了。那时我感到晴天霹雳,他……他死了?怎么会这样的?怎么可能?我顿时感到天旋地转。

王明辉!王明辉!你又骗我了!你是个大骗子!既然你那么喜欢说谎,你跟我说,你没有死啊!

原来他没有约定,没有娶了别的女孩,更没有变心,他是因病而害怕连累我,所以才提出了离婚。

王明辉,现在我警告你啊,休想忘记我,还要过得好好的。我跟你说啊,我现在过得很好,你不用担心我了。

但愿,到日后在天国,我们能够再在一起,结婚啊!还要为你生一大堆孩子。

但是,你还没遇到我,我也要衷心祝福你,活得好!过得幸福快乐忘记伤痛。

在天国,希望也有人爱你。

转载请注明:快三计划 » 我这个租用的老公

喜欢 (0)or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